但正是这个平凡的名字中却蕴藏着无数精彩离奇的故事

 新萄京娱乐场8309     |      2020-02-06 19:01

  蓝正辉,单从名字中这三个字来讲,的确是一个普通至极的名字,不会留给别人深刻的记忆。但正是这个平凡的名字中却蕴藏着无数精彩离奇的故事。上山下乡、77恢复高考、想当年的理科高材生、弃理从艺、下海经商的弄潮儿、艺术追求的回归、BMW深度合作的艺术家......这些不平凡的事情却偏偏发生在这个看似平凡的人的身上。

  初识蓝正辉是在的工作室,有意思的是,他的工作室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通州区、顺义区的交汇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选择此地,但无疑更加深了他平凡名字、平凡面貌背后的神秘感。他的工作室从外表看上去,跟旁边一些破旧的车间厂房并无大异,内部也没有豪华、华丽的装修。但正是在这间陋的工作室,蓝正辉却带给了我们视觉、精神上的强烈震撼尺幅巨大、气力浑厚、大笔如椽的抽象泼墨巨作。

  我很难将这些作品与我眼前的这位艺术家对应连接起来,难以想象这些作品出自外表消瘦儒雅、性格内敛的蓝正辉手下。我想温克尔曼那段论希腊雕塑的名句用在蓝正辉身上最合适不过---希腊杰作的一般主要的特征是一种高贵的单纯和一种静穆的伟大,既在姿态上,也在表情里。开玩笑的说,蓝正辉儒雅内敛的外表欺骗了他狂野奔腾的内心,就像不管海洋的表面如何静寂,其深处也是暗流涌动。不过,蓝正辉的这些摧古拉朽之势的巨幅体量水墨作品,可能是他内心的最真实、最有效的宣泄和再现。

  经过一下午的促膝长谈,另一个版本的蓝正辉幽默、风趣的给我讲起了他的离奇故事,而那个原本神秘的蓝正辉也一点点清晰开来。

  理工科高材生向艺术家的转身

  人类,也许是这星球上最神秘的生物,一个充满着疑团的奥秘,他们是谁?从哪儿来?往哪去?怎么确定自以为知道的是什么东西,为何会相信事物?数不尽的没答案的疑问,即使有答案也只会衍生另一个疑问,下一个答案又衍生下一个问题,但最终会否原来只是同一个问题?同一个答案?,这是影片《罗拉快跑》开始时的一段经典旁白。这段话不仅是此部影片主题的哲学解读,更引发了对人生哲学偶然性的思考。

  如果说17世纪那枚熟透的苹果没有砸到树下深思的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的发现可能要推迟几个世纪;假如瓦特当年没有对炉上烧开的水壶感兴趣,也不会引发18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端。如果艺术家蓝正辉1978年没去参观鲁迅美术学院的展览,我想当年的工科高材生也不知今天是何身份。

  和50年代出生的很多学者一样,上山下乡、插队、灰皮书、77年恢复高考是蓝正辉成长的关键词。1977年,蓝正辉在准备欠充分的情况下考隶属冶金部的沈阳冶金机械专科学校,既后来的沈阳大学焊接专业学习,蓝正辉进校后并且获得本专业高等数学竟赛第一名。对于当时还是个毛头小子的他来讲,到东北读书令其眼界顿开。

  1978年,在沈阳读书的蓝正辉参观鲁迅美术学院进校生展览。展览中78级装潢系学生李欣的几个小标签品深深地吸引了他。他突然发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美的色彩组合,对一直崇拜西方视觉理论和实践的蓝正辉来讲,这件作品无疑引起了他的共鸣,并萌发了进军视觉艺术行业的决心。细心的他不仅想方设法与作品作者李欣取得联系,而且还成了他们班的编外学生。从这时,开始接触到一些最早传入中国的西方视觉理论。俗话说学以致用,蓝正辉通过在鲁迅美术学院编制外、非正规的艺术学习,肩负起了院校各级的宣传工作---我们所熟知的板报制作。有过同样成长经历的人应该明白,出板报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以及自身的年龄,是多么神圣、伟大的一件事。蓝正辉当然也不例外,他对此项工作非常投入,光板报构图本就有多本。

  1981年从沈阳毕业后,蓝正辉想去中国冶金出版社做美编未果。后分配回四川,进入成都冷扎钢材厂机械技术员。但蓝正辉对艺术的追求始终矢志不渝,期间他翻阅无数励志类书籍,并曾模仿古希腊演说家训练方法对着嘈杂的车间大声朗诵古文。1981年底,蓝正辉参加成都市工人文化宫的美术学习班,跟随刘晓忠老师学习水粉人物风景写生。

  1982年,蓝正辉决心报考四川美术学院,并且进入王亥在成都指挥街开办的艺术训练班。当时的学习条件非常刻苦,40个人挤在一个20平米的小房子里画画,当对于蓝正辉来说确实无比开心,因为每堂课后,他都可以听到王亥的文史哲演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蓝正辉于1983年顺利考入四川美术学院工艺系装璜专业,成为王亥班两名当年考入四川美院学生之一。

  假如牛顿、瓦特的故事则完全是男性的逻辑能力在驱动, 那么艺术家蓝正辉的选择更多是从其内心坚定的信念,这其中蕴含着无意识的具有无限力量的情感宣泄。从某种意义上,它已经远远超乎了兴趣和爱好的所指范围。当我们还原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历史语境,弃理从艺在当时那个年代是何等荒谬、愚蠢和自讨苦吃的选择。真正勇敢的放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产儿,是生命的抉择。这看似悲怆的选择,决定了蓝正辉一生都会毫无顾虑、毫无顾忌地为其埋单。

  不管是影片《罗拉快跑》,还是关于牛顿、瓦特的脍炙人口的佳话,以及艺术家蓝正辉貌似带有不靠谱色彩的选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每天都是带着许多偶然性上路的。选择的权利在自己,向左走?向右走?结果可能完全不同。电影里的罗拉还可以重新选择,而生活中的我们一旦作出选择即不可撤销。偶然性既然对人的一生具有本体论意义,那么人就该像对待生命、对待人生一样来对待我们人生中的各种偶然性、各种细节。

  锋芒毕露的艺术革命者

  1985年,中国美术界发生了激烈的85美术新潮艺术运动,正逢大学二年级的蓝正辉也积极参与其中。古语云人不轻狂枉少年,蓝正辉凭借其敏锐的思想性和批判性吹响了反体制、反束缚的号角,而这也是他这时期作为一个艺术革命者的特点。5月份,蓝正辉与艺术家陈坤合作抽象作品《1+1=0》参加四川美院第一次学生自选作品展。11月份的第二次学生自选作品展中,蓝正辉创作的文字观念装置作品《新出土的不可译的公元前拍给公元后的加急电报》锋芒毕露、名声大噪,当时的权威刊物《中国美术报》于1986年第26期第一版发表了该作品。

  《新出土的不可译的公元前拍给公元后的加急电报》属于当时少见的文字观念装置作品,作品不管从思想深度到表现手法都很新颖,即便是现在读来也不失去其光彩。它描述的是一个敏感的艺术家或一个有社会良知的人在那种环境下的思维过程,包括内在和外在不可协调的矛盾:条条框框是一个存在了千百年不男不女的恶魔,扼杀一切新事物和所有的人性,应该处以绞刑。在对他立即执(行)的时候,思想者犹疑了画面上留下两个空白的格子是否真的以后就没有束缚了呢。不太可能,那就缓期吧,缓多少?还是没有答案,画面上又是两个空白。最后他得出了否定的、悲剧式的答案:社会、道德、体制对人的约束永远存在人对束缚是无能为力的,不管这种束缚是来自自身的还是来自外界的。画面上最后四个字无期执行越写越小,人越来越没有了底气。

  在当时的那个特殊年代,以伤痕美术及乡土写实绘画为主流创作风格的四川绘画中,蓝正辉凭借其一些列思想深刻、观念激进的文字作品展开了对人性、社会性等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的反思和鞭笞,开始了一种哲学的反思以及多元化艺术创作的弥补。蓝正辉的作品《新出土的不可译的公元前拍给公元后的加急电报》也成为川美新艺术的代表作。

  蓝正辉在引来艺术界轰动的同时也差点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由于他这件作品和其他同学激进的作品,使得当时学校的政治气氛异常紧张,并引发校方极大的恐慌。校方领导多次找到他进行谈话,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蓝正辉决定放弃这种哲理思辩和政治现实的艺术。从某种程度上讲,校方的压力无疑加速了他作品创作新的探索和转型。

  艺术本体语言的积累修炼期

  如果说校方和外界的巨大压力早早结束了其对哲学思辨和政治现实作品的实验,善于思考、才思敏锐是蓝正辉艺术创作转型的最根本原因。早在加入到艺术革命者行列的同时,蓝正辉已经感觉到到革命者身份的不确定性和短暂性。虽然革命蓝正辉带来了神圣的使命感和耀眼的荣誉光环,并从某种意义上,革命在当时美术界的大环境背景下具有一定意义的生效方式。但他更深刻地意识到,革命不是被需要被重视的存在感,视觉艺术的真谛不可能在空洞的革命中找到。

  与艺术的革命者身份相对应,蓝正辉认为以85年的符号结构研究为标志,才开始了他自己真正的艺术家生命。蓝正辉很快将自己对革命热情,转移到更有永恒价值的研究中关于视觉结构的研究即便这种研究当时在中国并不受到关注和提倡。1986年,蓝正辉军光(辉)的笔名参加了张晓刚、叶永青领导的西南艺术家群体。他在一幅小构图旁写下美是协调的奇迹,他带给人的是希望之光几个字,认为艺术家应该是寻找这种奇迹的人,这也是他1988年提出的极限和谐的最早雏形。

  从此,蓝正辉开始着手纯抽象符号研究,开始了其长久、庞大的符号结构推演和积累工作,就算坠入爱河、沉浸在幸福甜蜜中的他也未曾中断过。有一次,蓝正辉在四川美院后山上的电力学校等其女朋友蔡开智时,百般无聊而又善于思考的蓝正辉在一根线上画出了二十五个结,可见其对这项工作和创作是何等的如痴如醉。

  1988年,蓝正辉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手稿,并参加了艺术上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黄山会议。蓝正辉在黄山会议上的符号类题材幻灯片放映虽然没能引起理论家的强烈关注,但这套体系在他心里已经日渐清晰,并且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体系。并在这一年,他最终将这项有目有纲有类的体系正式命名为极限和谐研究,并于1989年参加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他在1993年的一个自述中曾有一段当时心态的描述,理多变而无归期,遥遥相对乎。网开一面,日月精进,求不变之理。一非一,图非图,千变万化,乃人间不曾拥有。极限到头来,致没美露峥嵘。回复基本,苦苦究索,非言语可以传意乎。

  蓝正辉缘何对符号有着如此兴趣?他的最初想法是训练自己的视觉结构思维:对一个简单的基本形,在尽量少改变(如加减)的前提下,做尽量多的派生,而每一个派生又尽量远离原来的基本形具备颠覆性。其结果又要求是协调和富于变化的,还要求各个不同即具备独特性。蓝正辉越来越被纯粹的视觉美感所吸引,1990年,在重庆大学海南分校任教的蓝正辉带领学生去广州实习。处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州,花灯酒绿、无奇不有的花花世界并没能激起蓝正辉的欲望。然而,他却被一些高档的塑料、纸质广告袋、购物袋、会议袋的到位设计所吸引,并为这些设计所透露出的纯粹美感所痴迷。他跑遍了珠江三角洲和南方各地,收集交换和发掘那些五颜六色美丽的袋子,并很快取得成效。1992年底,新华社向全球的新闻机构发出了两张传真照片,介绍 袋袋大王蓝正辉的事迹。对10000种,30000个世界上最漂亮纸袋、胶袋的收藏,也开阔了蓝正辉的审美视野。

  到目前,蓝正辉已经累计有400多个类别,近80000种不同的视觉符号结构。2004年,他把该计划改名为极限关联结构的意味和可能。这套完整的体系也成为蓝正辉新世纪后对结构大体量自由书写最重要的支撑。2005年,蓝正辉在自己的手记中是这样记载极限和谐的:极限和谐侧重于用线,通过借助对线性符号的推演来研究图形画面的结构意愿和种种可能,具有实验美学的特性。这是一个庞大的视觉创造系统,从一点一划开始,用极少元素去碰撞,我们从中甚至可以看到数学和哲学的影子。他是美的原始形态,是张力和场的初级表达。他试图网络尽量多的美感结构。他是一个演绎推广的扩张体系,形成一个具备颠覆性和独特性的网状构架。

  艺术道路的再次回归

  不管在艺术探索还是经济创新上,蓝正辉总是一个前沿领跑者。早在1986年大学三年级,蓝正辉就曾组织四川美院学生的勤工俭学活动,他们销售自己设计并丝网印制纪念卡,因为作品大卖而影响了一批人。1991年,蓝正辉最早介入中国的股市,并攫取了第一桶金,在深圳购房并将户口迁入深圳,并且3万元买了一款当时的时髦玩意大哥大。

  1994年,他从一名70多岁的老先生买下了一种小型印刷里的生产专利,并亲自为这款机器书写操作说明书。这种看上去结构并不复杂的机器,综合了铅印机直白的给墨方式,打样机的简练的往复式构架,和转移胶印的印刷效果的几大优点杂交而成。再加上由蓝正辉发明的另两个拍片机专利,于是便构成一个全套的小型印刷设备。其实这是一套方便自由创作的艺术家用的设备,但一推出市场就引起轰动,并且还出口到多个国家。蓝正辉通过这套机器横发一笔,这为其以后创作大体量水墨作品所需要的材料、创作空间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这其中不乏有意思的插曲,蓝正辉的这套设备调入了被仿冒和受侵权的困境,即当今流行的山寨文化的冲击。1996年的蓝正辉想在中国打一场专利维权官司,由此可见,蓝正辉在艺术创作、经济创新上引领潮流之外,在专利维权也开启了先河。

  王国维在《静安文集》中曾经提出学术之发达,存于其独立而已,那我想,学术的独立则必须有着强大的物质基础即经济上的独立。1997年后,腰缠万贯的蓝正辉终于又可以将全身心回到了视觉艺术的创作上。蓝正辉的艺术创作的回归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占据其内心深处的还是艺术和视觉价值的创造,这是最纯粹、最真实的内心召唤。

  假如艺术这条路真的是那么平坦、宽阔的话,那可能真的进入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候。然而这条路确实百般艰难、崎岖险恶,成功遥遥无期。画什么?如何画?这成为困扰在蓝正辉心头最解不开的阴云。在九十年代末,蓝正辉给自己做了第一个取名为合理的激情的主页。如何做到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合理?他将其多年对思想和视觉语言孜孜不倦的积累与领悟,流露在笔中,凝聚在画面里,慢慢他的作品变的有了深度和高度。

  作品达到一种深度和高度的蓝正辉并没有安于现状、坐享其成,对待艺术创作精益求精的蓝正辉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作品缺乏明显的个人风格,这是很多艺术家很难上到更高境界的瓶颈。蓝正辉也在苦恼着寻求寻一种属于自己特有的精神气质的风格和表达方式。

  视觉意识的总爆发体量水墨

  2001年9月,中国实验水墨二十年研讨会在广东美术馆举行,会上主要针对80年代开始流行起来的实验水墨进行了梳理和总结。从上世纪80年代起,实验水墨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并作为85美术新潮中最激进、最具震撼力的一部分。此次研讨会上,不少批评家在不否定实验水墨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前提下,对新时期实验水墨的发展前景并不看好,因为那不是中国水墨艺术的主线。

  中国的画家们试图采用多种方法试图突破传统水墨的局限,他们的努力想使中国当代水墨画坛形成了一个多元化的艺术格局。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一些艺术家和评论家并没有将中国话的发展问题定位一个最本质、最根本性的问题,中国画面临的只是一个如何成为当代文化的一种载体的问题。一些实验艺术家努力的将水墨语言和当代文化主题联系在一起,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观念拼贴的创作方式并没有涉及中国画的根本。

  从80年代以来,我们可以看到实验水墨的主要方式和目的无非是形式创造和自我表现,实验水墨始终是围绕着中国画的外延在展开观念上的创新和探索,但并没有针对中国画最核心的本质进行挖掘。蓝正辉却对这个问题展开了深刻的思考。他发现从元代开始日益兴盛起来的文人画,在用笔方式上无不是在写,无不与书写有关。写意绘画还有中国书法,都是用毛笔在宣纸上运动,留下笔痕笔迹。故有书画同源之说。同什么?其本质就是书写性。这是中国艺术最重要的特征。一味的法古不变固然不对,然而想轻易的放弃和否定书写性也是不明智的。如何去拓展这种中国艺术的精髓,路在哪里?刘骁纯先生的一句话可谓开启了蓝正辉新世纪体量水墨的大门。

  刘骁纯先生在参观完蓝正辉的作品后,指着一幅蓝正辉用宽笔刷出的作品问道你可以拿起多大的笔?蓝正辉听了这句话后茅塞顿开,他开始意识到,实验水墨虽然在当下风生水起,但实验水墨做的东西越来越多,失去了中国艺术固有的磅礴大气。虽然自己一直坚持对水墨的书写,但并没有将其做到极致。而他骨子里想要的那股铁骨铮铮的硬朗、刀劈斧砍的力量、那种英雄主义的风尚正可以从大笔中找到。蓝正辉曾在其手记中提到:体量水墨侧重于用面,通过东方笔墨的书写来表现一种力量的可能,他注重黑白灰色的丰富和微妙变化,由此带来神秘的空间韵味,类似西方的水彩表现。这种微妙除了表现力度和神秘外,通过规模物质与个人意愿书写的结合,力图达至一种神圣的境界。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意志和宗教的影子。他试图统阔世界,万物归一,做归纳和收敛的尝试。

  蓝正辉为了方便巨幅作品的创作,在广州的太和岗一座4层楼的厂房建立起他的第一个大笔画室。墨要用桶来装,买大塑料箱来做墨盘,笔要自己做,他曾经几乎把一个宣纸店的用材买光。为了购买宣纸方便,蓝正辉2004年在宣纸最大的生产基地安徽省黄山市建立画室。并有专门的厂家为其特意量身定做画笔、宣纸等,他在2004年创作的那批作品中,最小的都有最小都有八尺,也使用到了二帐四尺的全球最大的人工宣纸。

  这批作品成为蓝正辉体量水墨的前奏。在2003年他将这批画运出中国前,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接受了台湾抽象派前辈萧勤的推荐,为蓝正辉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展《水墨疾走蓝正辉新水墨展》。作品一经展出,便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展期一延再延。德国、英国的总领事多次到场观看展览并选购作品,而广东美术馆原先打算收藏一张改为两张。北大教授朱青生敏锐地发现了这位具有无限潜质的艺术家,并在在北大的现代艺术档案中为蓝正辉专门立档,并且每年向蓝正辉索要更新内容。名气大噪的兰正辉也正凭借其巨幅体量水墨作品,2006年11月被中国美术馆邀请举办了蓝正辉体量水墨个展。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对于大部分人来讲,五十岁或许足以到了知天命的阶段。如今已经步入五十岁的蓝正辉,在艺术创作上却永无天命一说。面貌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岁的蓝正辉,也会同样保持一颗年轻、朝气活泼的心去不断探索艺术新的可能性。